果然,唐山打人事件里最重要的细节,被忽略了……

旺旺屋
1、陈某志等是在合谋实施网络赌博洗钱,他们烧烤店吃饭的时候,对下班回家女孩进行骚扰和殴打
警方接到报警后,28分钟才赶到
2、受伤孩轻伤二级。
3、几名犯罪分子都有科,而且罪行累累。
很多人女孩才轻伤2级,一下子炸毛了,这个“轻伤”也吸引了网络的全部注意力。
“女孩被打得那么严重,才轻伤二级,这是不是在包庇罪犯?”
这里要解释一下,司法认定的轻伤二级和我们普通人认为的轻伤二级不太一样。
多人看起来被打得皮青脸肿,头破血流,但就只是轻微伤,而司法认定的重伤往往涉及到内脏破裂、身体的伤残等。
很多人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轻伤”上面,都在讨论量刑的标准不合理,但是我想要说的是,舆论可能快要被带偏了。
们把舆论的焦点搞错了,反而会有可能错过最重要的。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2016年
2016年11月11日凌晨三点半,女孩董某某在丽江宁蒗一烧烤店和朋友吃饭,遭多名男子辱骂暴打。
们用碎酒瓶划破女孩的脸并录视频,而且抢走了女孩的钱包等财物。
当时这个女孩被伤得有多重呢?
这是她之前和之后照片,脸几乎被毁容了。
之后,女孩做了四次整容手术,但依旧遮不住脸上的伤痕。
女孩伤得这么重,那是怎么鉴定的?
这个女孩也被鉴定为轻伤二级。
最后猜,这些犯罪分子判了多少年
一个判了三年零六个月,三个被判了两年,还有两个被判了一年
女孩被伤害得那么严重,而这些犯罪分子竟然才2、3年的刑期。
所以,回到唐山烧烤店打人案,被打女孩被鉴定为轻伤二级,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判,也就是两三年、三四年的问题
所以,很多人纠结于“轻伤”,纠结于司法的量刑标准,我觉得意义不大。
司法的标准是极其严格的,自有它的逻辑和道理,它通过了成千上万个案件的考核,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没有必要去质疑司法。
对于情理上来说,我希望这些人都判死刑,立即执行,但对于法理来说,死刑是不能滥用的。
一个国家的死刑用多了,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那么有人可能要问了,按照这个轻伤陈某志等人,只会判个3年?
我觉得未必。
如果我们紧紧只盯着这个轻伤,那么有可能就是一个三四年而已。
警方的通报只用了很小的篇幅说女孩的伤情是二级,而真正大篇幅说的核点是下面这个:
这个里面是有深意的。
打架斗殴造成的轻伤二级判多少年?而涉及到黑恶势力又判多少年?
这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按照“黑恶势力”认定的四个体征:“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他们几乎一一可以对应:
首先是“组织特征”,这伙9个人,是有组织的,而且分工明确,有头目,有领导
其次是“经济特征”,开设赌场盈利66万,用盗抢车辆诈骗14.8万,都是巨额。
第三是“行为特征”,殴打并非法拘禁商某凯,多次聚众斗殴,寻衅滋事。
最后是“危害性特征”,这伙人在当地为非作歹,对百姓造成非常大的危害,而且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传播广泛,性质恶劣,对社会也有极强的危害性。
这4条黑恶势力的特征,他们条条都有涉及。
这才是这个案件最重点的地方。
而如果按照“黑恶势力”给他们去量刑,那么就远远超过轻伤的概念了。
我们以2016年重庆的唐均伟案件为例。
重庆男子唐均伟和同伙李逢情通过开设赌场、红包、提供娱乐消费等手段,先后纠集了一批人在重庆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
他们在2015年底至2017年2月期间,共实施11起犯罪,影响特别恶劣。
同样是开设赌场,和唐山烧烤店的案子很像,你猜这伙人被判刑多少年?
他们被检察机关以“恶势力犯罪”提起公诉,2018年7月3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判处唐均伟、李逢情二人无期徒刑
其余被告多人被判处十二年的有期徒刑。
格局一变,思路瞬间打开。
如果仅仅按照陈某志这个团伙殴打女孩的案子来看,可能顶天就是个三五年,而按照“黑恶势力”长期的犯罪来看待这个团伙,就会觉得越来越有“判头”。
所以,我们没有必要纠结于“轻伤的标准”以及“司法是否公平”,而是要把注意力放在陈某志团伙是否被认定为“黑恶势力”上面。
在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之后,有个警察说了这样一个故事(来源刘备教授)。
他是一位狱警,管教对象主要就是各种流氓地痞。
他说随着我国文化水平的提高,一些流氓和地痞竟然也开始学习法律,钻法律的漏洞,这让警方很头疼。
如有个社会大哥进来的时候带着400多页判决书,相当于做了400多页坏事,每一件都对当事人造成了伤害也很恶心人,但都不严重,没多大事。
他始终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多年没出什么大事。
然而这个社会大哥最后是怎么栽的呢?
他每做的一条恶,都被大数据记录下来。
一次打黑扫恶的行动中,他因为400多页的判决书被盯上,从而展开调查
最后,他被归为了黑恶势力,依法处理,于是就有了从严的依据,他就只能在里面好好“踩缝纫机”了。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可以钻法律的漏洞,你也可以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但大数据时代不会放过你。
按照这个思路,我们再回到唐山烧烤店打人这个案件上。
警方公布的陈某志这个团伙,犯罪的行为有三起,但是我相信这伙社会渣滓为非作歹的事情绝对不止三起。
或许有很多人迫于他们的淫威不敢报案,隐忍着不敢发作,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上面的。
那么,这就是这个案件的关键。
我希望这些人都能勇敢地站出来指证陈某志团伙,我们警方也必须保护好他们。
一个人站出来,他们就会多一条犯罪记录,也就多一份“判头”。
我还希望唐山人能够多多转发这篇文章,让相关人员看到,让更多受害者站出来指证罪恶,匡扶正义。
相关的专业人员,也可以扒一扒陈某志这伙人,在别的省市有没有为非作歹的案子。
我们不质疑司法的公平性,我们也不挑战司法,我们就按照司法的条款,依法依规,从严从重处罚他们。
只有整个社会联起手来,通过大数据的手法,陈某志这伙人就没有办法逃避,也一定得到重判。
别纵容恶,也别觉得事不关己。
只有不对黑恶势力头,不曲于他们的淫威,我们整个环境才会变好,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受益者。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更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未经旺旺屋正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