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彻底凉了

旺旺屋
陈坤,扑了!
这是最近到的,对最多的一个评价。
关于陈坤的舆论风向,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发生了转变。
从一个演技颜值倍受好评的男演员,沦落到现在一有新剧引起网友的群嘲。
短短4年的时间,他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陈坤,是怎么凉的?
陈坤最近扑的新剧《风起陇西》。
开播之,阵仗还是很大的,甚至被贴上了本年度最期待谍战剧。
两个演技派大男主——陈坤,白宇。
剧本原著作者马伯庸,曾经制造出《长安十二时辰》这种口碑收视双保险的大爆款原著。
在中央8套的黄金时段播出。
这种规格期待值是拉满了,可没想到播出之后,收视率跌破了。
开播平均不超过0.61%,最跌到0.49%,毫无悬念地成为今年央视8套的倒数第一
有网友说:
“这是击穿了央视电视频道的收视率底线。”
于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陈坤。
尤其是“扑王”这样的评价,看起来格外刺眼。
可事实上,这部被众人群嘲的《风起陇西》,豆瓣评分达到7.8分。
有人分析这部原著的大众接受度本就有限,是古装和谍战结合的首次尝试。
种种原因导致结果,不该全部归结于陈坤的演技。
而与《风起陇西》几乎同期的陈坤作品——《和平之舟》和《输赢》。
一样扑得无声无息。
可即便如此,从电视剧开播到完结,陈坤从未对那些负评做出解释。
只是在接受采访时淡淡地说:
“有爆款当然很好,不爆我也接受。”
其实,这也不是陈坤第一次受到类似的评价。
2018年,陈坤开始逐渐从电影圈转战电视圈,和倪妮合作出演《天盛长歌》。
两个一线电影咖合作的电视剧,噱头十足。
结果播出之后,收视一路暴跌,甚至一度创造0.16%的最低收视。
陈坤也没有收获与自己原本地位相称的评价。
而是被网友嘲讽胡乱给自己加戏,把大女主的剧本改成了大男主,活该扑街。
陈坤演艺事业的转折点,正从这里开始。
在这之前,他几乎可以说是口碑收视的保证。
时间拉回过去,他是《像雨像雾又像风》里的钟表店伙计陈子坤。
怀自由,浪荡不羁。
他是《金粉世家》里的金家七少爷。
翩翩公子,生性风流。
他是《龙门飞甲》里的西厂厂公田化雨。
权倾朝野,心狠手辣。
他是《让子弹飞》里的流氓无赖胡万。
气焰嚣张,惹人痛恨。
在他步入演艺圈的大半时间里,他选择的每一个角色,几乎都在突破自己。
怎么不像原本的自己,就怎么演。
尤其从《天盛长歌》开始,陈坤偏好选择故事背景复杂,人物经历使命宏大的剧本。
陈坤,从没过要成为流量明星
扑与不扑,都不是他个人能决定的。
他想做的就是一个不断向上走的演员。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他骨子那股不服输的骄傲。
骄傲之下,总有阴影
如今陈坤的处境,的确令人意外
在他还没成为“扑王”之前,命运对他分外眷顾。
进入演艺圈纯属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陈坤年龄很小的时候就出来赚钱,在某机关单位做打字员,工作稳定但钱少。
于是,他想着开拓个赚钱的渠道。
因为外形条件好,他经常去夜场唱歌,为了稳定住这份收入,他还特意去学习唱歌。
这一学就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机缘巧合认识了东方歌舞团的演员,还因此获得了考试资格。
当时的东方歌舞团是文化部直属的国家级单位,人才聚集。
19岁的陈坤,凭借优秀的专业能力考入了歌舞团。
半路出家的他,不甘心落于人后。
练功这件事,几乎占据他进入歌舞团的大部分时间。
一年别人眼中的陈坤是个默默无闻的穷小子。
每天只知道练功,常常一练就忘记时间,连饭都顾不上吃。
可是对于陈坤而言,这是他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
虽然疲乏辛苦,但只有日子有盼头,陈坤甘之如饴。
多年后陈坤回忆起那段日子时说:
“我的心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快乐的。”
老天没有让陈坤等太久,仅隔一年陈坤陪同学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结果同学没考上,陈坤却拿下了专业课第一的好成绩,顺利进入北电。
陈坤开始变得异常走运。
赵宝刚导演来北电选角,原本陈坤没想去。
结果赵宝刚一直不到合适人选,在班级集体照里看见了陈坤,这才把他叫来。
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合作。
可是几年之后,赵宝刚又联系到陈坤,邀请他参演《像雨像雾又像风》里的陈子坤。
不过在这之前,幸运的陈坤已经拿到了他的第一个电影角色,《国旗》中的聂耳。
过程也是一样的容易,陪同学随便试个镜,就被选角导演拉住聊天
回去就接到通知,让他进组拍戏。
再往后,便是让陈坤瞬间名声大噪,红遍大街小巷的《金粉世家》。
接着,他又参演了《云水谣》《画皮》《龙门飞甲》《鬼吹灯之寻龙诀》等影片。
名利和金钱不断向陈坤席卷而来,那些钱足他负担起曾经可望不可及的生活
他把全家都接到北京,给妈妈一套房,弟弟一套房,自己一套房。
短短几年时间,他实现了自己十几岁的梦想,买房,旅行,吃好的,用好的……
可是拥有这一切,并没让他感到轻松。
他太害怕失去,他觉得自己得到的一切都出自侥幸和运气。
于是,他只能不断接新戏,不断进组拍摄,以这样马不停蹄的方式延续自己脆弱的安全感。
这么并没有带来舒适感。
正如叔本华说的:
“在欲望的旋涡当中,只有两种结果,欲望不满足,就痛苦;欲望满足了,你就空虚。”
很长时间里,陈坤胶着在不满足的焦虑和满足后的空虚中,惶惶不可终日。
他知道自己病了。
漫长的自我疗愈之路
从2003年成名开始,陈坤就已经出现了“问题”。
内心的患得患失,自卑不安日日夜夜地折磨他。
往后的3年里更甚,最严重的时候他不敢靠近窗户,一旦靠近“就有点想跳下去”。
其实导这一切的根源,在陈坤的原生家庭中有迹可循。
7岁那年他的父母离婚,陈坤回到乡下和外婆一起生活。
直到11岁被母亲接回去,与继父和两个弟弟一起生活。
五口人挤在一间十三平米的小屋里。
家里的窗户都是用纸糊的,一戳就烂。
屋子里没有厕所,冬天的夜晚让陈坤对于上厕所这件事本能排斥。
而那时候对他来说最幸福的,就是能洗个热水澡。
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一次2毛钱。
儿时的贫困给陈坤埋下了自卑的种子。
甚至在成年过程中,困扰他的所有问题都是钱。
他想去北京考歌舞团,身上只有一张车票的钱。
他进入北影坚持勤工俭学,生怕自己下个学期就无法负担学费。
同学请他吃涮肉,第一次吃的他甚至不敢多夹一筷子,因为他知道自己还不起。
他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设计师,但学费太过高昂,最后他放弃了。
离开家的那些年,不管是在歌舞团还是在北影,他一直都很节俭。
周围的人也看在眼里,可越是这样陈坤就越想在大家面前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内心的敏感脆弱。
那时他以为只要赚到钱,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可直到成名后,他得到了曾经最渴望的东西,但他并未因此解脱。
心理学上有一个理论叫“未完成心愿之魔咒”。
意思是说,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如果缺失了什么东西,那么等他成年后,便会在自己的人生中不断追求这个缺失的部分。
甚至会将这个东西作为人生目标,如有人终其一生就是想赚到钱,而有人就是想得……
哪怕后期这些目标看起来已经不合理,可身处其中的人还是会像被诅咒一样难以摆脱这个目标带给自己的影响
然而,直到有一天,当你真的得到了这样梦寐以求的东西。
你才发现,得到之后依旧不幸福。
这种人生信念的崩塌,会让很多人产生巨大的怀疑。
身患抑郁症的陈坤便是如此。
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放弃。
风头正盛之时,他选择慢下来。
找到疗愈自己的方法:打坐和行走。
2007年,他开始学习打坐。
用一种远离喧嚣的内在状态与自己对话,看清自己内心真正需求
2011年,陈坤又起了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
他会带着不同身份的行者出发,徒步行走,帮助更多人获得内在平静的力量。
如今坦然面对得失的陈坤,似乎放下了过往的一切。
那些人们褒贬不一的评价,那些随时可能失去的名利。
就像他在书里写的:
我们都会衰老,我一定会过气。就像行走一样。我以前会希望自己永远不老,永远健步如飞,现在我开始接受这个世界的完美和不完美。”
不再强求自己,而是接受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跨过自卑的坎。
可是这一切对现在的他来说,或许已不再重要了。
每个人的人生中,几乎都要度过这么一段内在艰难的时期。
但当你被时间和经历治愈后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人生最意味深长的赠礼。
而受此赠礼的人,终会学会如何爱自己,接受自己。

未经旺旺屋正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