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高中同学结婚了,在洞房花烛之夜不敢告诉他,我在客厅看到了什么

旺旺屋
2021年11月,回家姥爷。
住在河南洛阳下面的县城里。靠着山,郁郁葱葱的小地方。
因为忙,我有好几个月没回来了
我带了两大袋水果给姥爷。他嘴馋,吃水果。可又不舍得买。
进院门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一阵狂吠。我喊,姥爷,嘎嘎回来了
屋里没应。
我有些奇怪了。平时姥爷听见我的声音,早跑出来了。
我推门进了屋,一眼就看见姥爷软软歪在沙上,一动不动。
我脑子嗡的一下,忙跑过去,摇他的手臂,说,姥爷,姥爷,怎么了?
可姥爷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吓坏了,手抖着掏出手机打120
这时姥爷却腾地坐起来说,别别别,逗你玩呢。
我眼泪冒出一半,又给他活活气回去了。
我对他大声嚷,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玩装死,你吓死我呀!
姥爷笑嘻嘻地哄着我说,不气不气啊,姥爷以后不逗嘎嘎了。
我没好气地说,才怪。
嘎嘎是我的小名。
姥爷取的,读第三声。
我从小住在姥爷家。
我妈72年生人,高中毕业,从我们小县城里出去,在洛阳市里的一家照相馆上班。
22岁的时候,嫁给我爸。94年生下我。
我爸洛阳本地人,是个体户。
他在我妈工作的照相馆旁边,开卖猪蹄的小铺子。
我妈后来读下了夜大本科,进了一家外贸公司上班。
已经是1997年了。
本来小日子过得正好,我爸凌晨4点外出进货时,遭遇车祸,不幸离世
因为我是姑娘,爷爷奶奶都不待见。
我妈工作忙,一个人我实在容易,只能把我寄养在县城的姥爷家。
那时候,姥姥还在世。早上送我去幼儿园,下午接我回来。
姥爷是木器厂的工人,每天下班回来就一件事,陪我玩。
姥爷可多才多艺了,拿扑克变魔术。
我随便抽一张牌,他闭眼都能猜得出来。
还是镇上高跷队的,谁家开业了,娶媳妇了,他就擦上大粉的脸蛋,去给人家扭一段。
他常和我说,年轻的时候,厉害着呢,踩着三尺高跷能下腰。
姥姥就说他,你就可劲儿吹吧,反正咱嘎嘎也不知道
一次,姥爷不服输,非要站地上给我划两下,结果砰地摔地上,把腰扭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小时候,姥爷就喜欢吓唬我。
有时会藏在门后突然跳出来,怪叫一声。或是给我讲可怕的故事
慢慢培养了我钢铁猛性格
集体偷看鬼片的童年,我是出了名的傻大胆
姥姥总说姥爷老没正形。
但我的小伙伴都说姥爷是老顽童。
6岁的时候,我妈应该接我回洛阳上小学的。可那一年,她再婚了。
婆家本来就嫌她是寡妇,死活不同意带我这个拖油瓶。
我妈回来和姥爷商量,把我继续留在这边。
姥爷发了脾气。他说,这家人太狠了,不能嫁。
我妈沉默了一会儿说,这算什么呢,比这差的我也见过。
姥爷张了张嘴,没出声。
我妈走了之后,姥爷安慰我,别伤心,不要妈妈的气。她一个女人也是没办法
这是真心话。不是说我们是母女,我就必须要爱她。
从我记事起,所有的爱,都是姥爷姥姥给我的,对我妈真的没什么感觉
如果让我离开姥爷,我才真难过呢。
城里有什么好?没有我疯疯闹闹的姥爷,吃肉都不香好嘛。
我妈再嫁后,来看我的时间就更少了。
01年,我同母异父的弟弟出世。我也就寒暑假能见到我妈。
2003年夏天,我得了肺炎。那时正闹非典,把姥爷吓坏了。
记得我吊水的时候,他在旁边一直问小护士,我外孙女不是那个什么典吧?
小护士不耐烦地说,你安静会吧,再闹腾把你外孙女送实验室里做研究看看是不是
当然是开玩笑。
但把姥爷给吓闭嘴了。
一会儿,我叫他给我拿点水,他小声说,别吱声,一会儿把你抓起来。
我烧得七荤八素的,还在偷笑。
想到最爱吓唬人的姥爷,被个小护士给唬住了。
那天我退烧了,姥爷背着我回家。
我趴在他背上,湿哒哒的全是汗。
我说,姥爷你累不?让我下来走吧。
姥爷说,不累,让姥爷多背会儿。以后嘎嘎长大了,想背也背不动了
我说,那时候就轮我背你呀!
姥爷就点头说,对,等我老抽巴了也没多沉,就让嘎嘎背我。
姥爷1米76。
算是大个子了。许多年后,他仍腰不弯,背不驼。
我从没想过他会有老抽巴的一天。
他那双干活练出来的大手,铁钳子一样,把我提上提下,像个力气永远使不完的大力士。
可是,大力士也有使不上劲,用不上力的时候。
2004年,姥姥患了心脏病,姥爷就不让她干活了,里里外外都是姥爷一个人忙。
洗衣做饭,都不让姥姥插手。
可姥姥还是没能熬过06年的那个冬天。
是春节刚过,年初七。
早上起来,就看见姥姥倒在地上。
应该是起夜的时候倒下的。可我和姥爷都睡得太死了,谁也没有发现
姥爷喊来救护车的时候,姥姥已经凉了
抢救的人来了之后,直接宣布死亡
姥爷不答应,逼着人家去抢救。他说他在电视里看过,用个电击的就能电回来。
医生拉住他说,大娘已经不在了,您老就让她走的体面点吧。
姥爷这才停下来,抱着姥姥嚎啕大
那年我12岁,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悲恸的样子。
他哭着喊,老伴哎,咱俩闯过那么多鬼门关,你咋扔下我先走了!
姥姥比姥爷小4岁。
姥爷这辈子很爱姥姥,没想到姥姥先走了。
那段时间,姥爷特别落。
和他说话,常常不理人。有一次吃饭,我逗他。
我说,你怎么不吓唬我了?
他说,以前吓唬你,你姥姥就不让。骂我老没正形,现在没人管了,没意思。
我听着心里难过,可太小了,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而我妈更不会安慰人。
那几年,我才开始生我妈的气。
我不知道要怎么讲,小时候我并不是特别渴望母爱。
因为想得少。身边有姥爷姥姥爱我,我不需要自怜。
反倒是大了,明白的事多了,才分辨出自己人生里缺少了什么。
才渐渐意识到,原来自己早早就被妈妈抛弃了。
正是青春期,在心里独自恨着我妈,也越发地爱姥爷。
心疼他,关心他。
可是失去了姥姥的姥爷,一天不如一天。
他就像转了性似的,不爱玩了,也不爱开玩笑了。
以前的“老没正形”,变成了一根“老木头”。
姥爷不喜欢出门了,有时看电视,看着看着,就无声地哭了。
觉得他状态不太好,打电话给我妈,让她回来照顾姥爷。
可我妈是有家的人了,终究不能想回来就回来。
我当时才14岁,心里慌得要死。
中午本来可以在学校吃的。可我不放心姥爷,每天都要跑回家看看。
到了6月,一天晚上,凌晨2点多吧,我听见外屋有声音。
以为进贼了,我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看见一个黑影好像在堂屋里乱走。
我吓坏了。可仔细一看,竟然是姥爷。
他在梦游!
第一次发现姥爷梦游,我都要吓死了。
他半睁着眼,一声不响的在黑暗里比比划划。
第二天,我又给我妈电话,她叫我别叫醒姥爷,看着别撞到哪里了就行。
之后,我就睡在堂屋了。一听见姥爷出来的声音,我就坐起来陪着他。
开始几个月,姥爷梦游的次数比较多。
第二天醒过来,我问他,他什么也不记得,就好像晚上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后来我妈回来,接姥爷去市里的医院检查
没什么大问题。医生开了药。
他还告诉我,梦游的时候也不是不能叫醒,慢慢把姥爷领回床上就行。
从医院回来,我问我妈,你不是不管吗?你回来干啥?
她半天不说话,沉默了许久才对我说,我不是个好女儿,也不是个好妈妈。
嘎嘎是好孩子,替妈妈孝顺你姥爷吧。
我心里本来怨我妈,恨我妈的,听完她说这句话后,却莫名掉了眼泪。
也许是因为她的表情,又或者是因为她的语气。
2009年,姥爷好起来了。
一方面吃药有了效果,一方面,他也彻底接受了姥姥不在的现实。
我上课,他会找以前高跷队的老哥们玩一玩。
晚上,会做好我爱吃的菜,陪着我学习。
高二那年,放学回来,我没见姥爷,正着急他去哪了。
他突出在我身后,喊了一声“咚”。
吓我一大跳。
我说,你吓死我了。
他得意地嘿嘿笑,说,好久没吓到嘎嘎了。
我嘴上嚷嚷,你个坏老头!
眼里却泛起了开心的泪光。
那天,我悄悄对着姥姥的遗像说,看见没?咱家的老顽童又回来了。
高中那三年,我和姥爷彼此照顾,相依为命。
平静而快乐
我妈偶尔会回来看我们。
那时候,她越来越瘦了,看着可怜。
想关心她两句,但开不了口。可能是我和她从小没建立起关怀的方式吧。
大学,我考去了石家庄。
每个月,我都至少回家一趟。
我想姥爷,其实也是放心不下他。
可姥爷总说我没出息,上了大学还恋家。
大二恋爱,大四分手。因为我不想留在石家庄,而他不愿来洛阳。
我是2016年毕业的。
工作是我继父帮忙找的。
其实,我继父人不坏,他就是性子特别弱。
都不只是“妈宝”了,是那种完全不敢忤逆他父母意思的男人
他个人并不嫌弃我,但他父母绝不接受。
我的工作是他托朋友找的,在一家合资企业市场部。
我弟我见过几次,但不熟。
而我妈这个人呢,又冷,又硬,跟我的关系一直很疏离。
有一个特别爱养生的同学
她总说,女人不能总憋气,郁火伤阴,气大伤肝,对身体不好。
以前不当回事的,可后来有一天,我妈和我说,她得了肝癌。
我才觉得,我那个同学说的可能没错。
那是2018年,我刚交到新男朋友。他叫李信,是我的高中同学。
继父也算倾尽全力去救我妈。
各种方法都用上了,但也只是拖慢了她离去的脚步。
从查出来,到她离世,一共2年零3个月。
那一年,我妈48岁。
疫情当下,一切都小操小办。
守灵的夜晚,姥爷喝了酒,喝着喝着,就有点多了。
他喃喃地说,你这走了,也没和我说句还怨不怨我。
我说,我妈管都不管咱们,她为啥要怨你。
姥爷就哭了,特别伤心。
有个留下一起帮忙的亲戚可能是心疼我姥爷,也可能是心疼我妈。
他说,你就告诉嘎嘎吧,总不能烂在肚子里。你妈怀上你,是因为被强奸了。
她心里也苦啊。
我一下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声音提高了八度,你说什么?
亲戚看我脸色变了,才发现失言了。
可是,已经晚了。
我妈那个年代考大学可不容易。
高考失利后,她不甘心。去市里一边工作,一边参加夜大学习。
当时照相馆的老板娘照顾我妈,让她住在员工休息室里。
是我妈本科的最后一年。
有天晚上,上课回来,旁边猪蹄铺正好收摊晚了。店老板起了色心,尾随我妈进了照相馆。
这个人就是我爸。
据姥爷说,我爸追求过我妈。可我妈心气高,看不上他。
我妈做得最错的,就是没有当即报警。毕竟那时候,这样事情传出去,名声就毁了。
2个月后,我妈发现自己怀孕了,才一气之下去了公安局
可我爸一口咬定,我妈是自愿给他开的门。
他还表示,会对孩子负责,愿意明媒正娶。
姥爷对我说,你妈怨我,就是怨我当时没给她撑腰,劝她嫁。可要我怎么撑呢?没有证据的事,闹大了,受伤的是谁?
说完,姥爷捂着脸哭了。
其实,我妈怀我的第三个月,悄悄去打过胎的。
她想把我打掉,然后远走他乡。
可没有男人签字,正规医院做不了。她就去了黑诊所。
直到看着那些脏兮兮的器械端上来,她跑了。
我妈回来,和姥爷哭着说,她决定生下来,她不想伤害自己的身体。
终于,我知道我妈为什么不喜欢我了。
我,以及这个家,都代表着一段她最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只想摆脱,只想忘掉。
不再怨我妈了。
她的人生,太短,太苦。
其实我也应该谢谢她的。至少她没有把我打掉,丢掉,而是把我留给了那么爱我的姥爷。
让我在懵懵懂懂的成长中,找到了母爱的替代品。
妈妈离世之后,只要不加班,每个周末我都回去看姥爷。
我担心姥爷,我得陪着他。
常说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不想有一天,要痛哭着去说这句话。
2020年8月,李信有机会去上海工作,月薪2万2。他想我和他一起去。
他给我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愿景。
可我,不想走。
我和他说,小时候,姥爷讲给我一个故事。有个樵夫在山上看仙人下棋,等回到家,发现已经过去了八百年,所有的亲人都已不在了。
李信说我是抬杠,为什么不能我们在上海扎下根,把亲人接过去。
可我的姥爷都快80岁了,哪有那么多时间等我在上海扎根。
我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报答姥姥的养育之恩。
我不能再错过姥爷。
我宁愿放弃爱情,也不能离开姥爷。
所以我和李信分了手。
我俩像在相互赌气。
但其实我并不是,我只是怕有些事来不及。
就这样到了2021年11月。
我回去看姥爷的那天,他装死,真是把我吓了个半死。
我和他发了脾气。
不过晚饭,我还是做了几道他爱吃的菜,“表彰”他童心未泯。
这些年,我学会了做饭,学会了养生,甚至还学会急救
同事都以为我要做贤妻良母,其实只想做姥爷最贴心的嘎嘎。
姥姥的离世,是我一生的警视。
老人的爱,必须爱得具体,爱得有的放矢。
我在姥爷家里安了许多摄像头,能对话的那种,可以提醒他吃药,提醒他没关火。
我还给他戴了能摔倒报警的手环,时常检测他的身体情况。
我把家里的家具也做了一些改造。添了许多把手,去了许多棱角。
我还教会姥爷用小爱音箱,晚上开灯关灯的,就不用来回跑了。
只是有时候小爱同学的耳朵比姥爷还差。
他们两个时常就吵起来了。
姥爷让小爱放豫剧,它非放个周杰伦。有时候叫它,它又爱答不理。
可打个哈欠,小爱又大声回应一句,我在!
气得姥爷后半截硬是没打出来。
周末回家,姥爷和我吐槽,你看看那个小爱,和你小时候一个样,专门气我。
那个宠爱的口吻呦,让我有一点点嫉妒了呢。
2022年3月16号,我和李信结婚了
是的,我们分手没有分成功
我放他去了上海,但最后他自己回来了。他没说自己是混不下去,而是说他放不下我。
嘿,那就是放不下我好了。
总之我和李信和好了,并且我嫁给了他,嫁给了我的高中同学。
第一次带李信去见姥爷时,姥爷一直说,好好好。
我在旁边说,你是家长诶,赶紧考验下他,不能光说好。
可爷爷的眼圈快要红了。
我猜他应该是想起我妈了吧,我猜他是没想到时光走得这么快,小丫头已经长到要嫁人的年纪了吧。
我和李信是在老家办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姥爷高兴。
婚礼现场,姥爷上台讲话时,他一开口,我就想哭了。
他说,我的宝贝疙瘩要嫁人了。
嘎嘎,只有我一个人送你出嫁,让你受委屈了。
李信,你要对我家嘎嘎好点啊,姥爷谢谢你了……
我一下子泪奔了。有姥爷,我怎么会委屈呢。
洞房花烛之夜,我和李信住在姥爷家。
这是我要求的,我不想让姥爷一下子觉得她的外孙女是别人家的了。
李信和他爸妈也都答应了。
李信喝多了酒,很快就睡着了。而我却久久无法入睡。
多少美好的记忆,扑面而来,惹起了怀旧的思愁。
可是大半夜,我却突然听到客厅里有声音。
我以为我姥爷又梦游了呢,悄悄打开门。
却看到姥爷站在姥姥的相片前,喃喃地说,老太婆,嘎嘎今天结婚了,我高兴得睡不着,和你说说话。
你知道吗,嘎嘎真的长大了,对我可好了。
都说享儿孙福,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享到外孙女的福喽。
我站在那,默默掉了眼泪,然后关了门,没有上前打扰姥爷。
第二天早晨醒来,李信看我眼睛是肿的,问我怎么了。
我没敢告诉他昨晚在客厅看到和听到了什么。
我怕他在姥爷那露了马脚,我不想让姥爷担心我。
我的傻姥爷啊,你又把嘎嘎惹哭了,知道吗?
请你答应嘎嘎,一定要长命百岁。
我想陪你,久一点,再久一点。
因为我想陪你看的,何止窗外的花。
等疫情过去,我还要带你去看大大的世界呀。

未经旺旺屋正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目录[+]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