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澎湃新闻”的不实报道

旺旺屋
从昨晚到今天,经历的一件小事,让始终意难平。
 
话说昨天腊八,每逢传统节日必定要帮帮场子的水木君,正跟朋友一块喝腊八粥呢。
 
突然到某官方媒体发布了一则独家报道的重磅消息——
 
……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就是澎湃新闻,毕竟标题你们也看到了。
 
那则报道的标题是这样写的:
 
《独家丨恒大集团退租深圳总部大楼,将总部搬迁回广州
正在喝粥的我一激灵,汤勺都差点掉饭碗里。
 
很多长时间关注水木君的读者都知道,我本目前在广州。
 
关于广州的报道,向来我都是很关注的。
 
毕竟任何一个城市居民,眼看着2万亿人民币的“饥荒”,从另一座城市向走来
 
——尽管跟你没关系,但要说内心毫无波澜也不太可能。
 
恒大此时搬迁释放了什么信号?
 
恒大总部的搬迁对未来的房地产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这一连串的疑问,打得尚无个人房产的水木君慌不已。
 
于是乎昨晚,我就在跟友人讨论“恒大搬迁”这一事件的七嘴八舌中度过了。
 
结果,今天我上恒大官网一查,懵逼了:
 
恒大直接辟谣了!
合着退租属实,但人家公司根本没搬迁。
 
深圳的自有物业一大片,人家属于是个片儿区办公。
截止到我打开Word准备码字的时候,澎湃新闻的这一不实报道依然存在
 
该媒体既没删文、也没澄清。
 
一时间我有点恍惚:
 
如今,浓眉大眼的官媒,也是张口就来吗?
 
作为中文系的毕业生,水木君大学在读期间,也曾上过一门新闻课。
 
在课上,老师讲过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
 
真实性,是新闻采编的第一原则。
 
但就在这一原则性问题上,澎湃新闻却屡屡翻车。
 
先给大家上个图:
这是一个中文互联网上多数网民都耳熟能详的事件:四川德阳医生事件。
 
起因是,一位母亲布了一则掐头去尾的监控录像。
 
并声称:她的儿子在泳池里与一位女医生“不小心发生了“碰撞”。
 
结果,儿子在泳池里遭到对方老公殴打
 
且对方老公的身份当地水务局的工作人员
 
于是乎,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直接就开始秀花活了:
 
妻子疑遭男童碰撞,水务局人员将男童摁在泳池暴打》。
 
舆论发酵后,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随着不堪网暴的安医生自杀以证清白,事件的来龙去脉也浮出了水面:
事后,澎湃新闻迅速删除了这一报道,并紧跟着再来了一波骚操作:
明晃晃的标题,把女医生的自杀完全归咎于网络暴力
 
水木君不禁要问:煽风点火的媒体,就没有一点责任么?
 
未经证实的消息便采编发布,本就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原则。
 
如果是客观发布也就罢了。
 
疑似遭碰撞”、“水务局人员”、“摁”、“暴打”。
 
这些添油加醋的成分,才是给网络暴力推波助澜的始作俑者。
 
然而澎湃新闻的罪过,并不止于这一条人命。
 
2018年年初,轰动全网的“汤兰兰事件”。
 
更是让这一地方性官媒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被扯掉了最后的羞耻布。
 
汤兰兰(化名)是个不幸的女孩
 
自6岁开始,在长达7、8年的时间里,她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几人,持续强奸甚至轮奸。
 
终于,在14岁那年,她鼓起勇气,向当地公安部门进行举报
 
后来,当地检察院以强奸罪、强迫卖淫罪等罪名,对汤兰兰的父母以及十余名涉案人提起公诉。
 
最终,11名被告人入狱。汤兰兰远赴异乡,改掉姓名,开始了新的生活
 
事情到这里,一个悲剧已几乎画上了句号。
 
那个生在悲剧里的女孩,尚且还抓住了命运留给她的一丝曙光——还有重新开始人生的可能。
 
然而,坐了8年牢之后,汤母出狱了。她立马找到媒体“喊冤”。
 
紧接着,澎湃新闻的一篇雄文便横空出世:
 
10年,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然后失踪了……》
 
涉及到一个未成年人常年被性侵的刑事案件,澎湃在整篇文章里,明显地站了立场,以汤母的视角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不仅如此最可怕的还在于,它们曝光了汤兰兰如今的户籍所在地,甚至贴出了当地派出所向媒体提供的户籍信息
 
一个拼命逃出生天的女孩,再度被拉回到当年的漩涡之中。
 
一家新闻媒体,在不采访当事人的情况下,仅凭一方供词就进行报道,而且暴露受害者的现居地,甚至精确到了街道
舆论怒了。
 
连人民日报都下场痛批
 
汤兰兰案案外再生枝节,推动法治进程,今天的媒体当如何用劲?人心如明镜。公众渴望真相,但同样相信:媒体监督亦有法治规范与伦理边界。尤其是对一桩烈度极大的未成年人案而言,知情权本就让位于隐私权,揪出真相,绝不等于让受害人出列。以持中的姿态谋求法治,更有助于守护正义。
 
言下之意:某些媒体为流量而不择手段的吃相,实在是挑战了伦理的底线。
 
不过在“汤兰兰事件”里,让我意外的是,澎湃没有删文。
 
直到今天,那篇报道依然能在该媒体的公众号搜到。
 
对于澎湃新闻而言,挨打是常事,但从来不曾立正过。
 
预设立场、断章取义、标题党、假新闻,在这家媒体上层出不穷。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在香港风波期间接受了人民日报采访。
 
采访里,郑教授随口说了一句:
 
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我一个新加坡前高官朋友就说,只要威胁断水就好了。因为新加坡人就很怕马来西亚给他们断水。
 
结果,澎湃一出手,标题就变成:
 
《郑永年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断水可终结香港乱局》
 
然后,便遭到了郑教授本人的迎头痛击:
更有甚者:女大学生从直升机上跳下失联景区通报让人担心
 
一场“翼装飞行”事故通过标题党营造成一件跳机自杀的悲剧。
 
自媒体的流量打法,属实是被它给玩明白了。
其实今天,扒澎湃新闻的黑历史,还有一个触动我的动机。
 
我想起了近两年发生的很多“反转”事件。
 
如罗冠军事件,比如鲍毓明案,比如霍尊事件中的“受害者反转”。
 
再往前追溯,被打乱生活的汤兰兰,被网暴致死的德阳安医生。
 
几乎所有所谓的“反转”中,都有不负责任的媒体,起到了煽风点火的嫌疑。
 
去年一年,我们自媒体人喊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让子弹飞一会儿”。
 
然而如今,自媒体已经被血淋淋的现实给教育透彻了。
 
某些大V官媒却还在报道着未经证实的“假消息”。
 
只见澎湃,不见新闻。
 
不由得让人一声叹息。

未经旺旺屋正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6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目录[+]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