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摄影师鹿道森确认已经离世,失联当天曾经拒收母亲的红包

旺旺屋
11月28日23:28分,摄影博主鹿道森网络社交平台上定时发布了一篇长文。
长文中,鹿道森表示来自农村,曾是山区留守儿童,曾遭到校园霸凌。
鹿道森写到,自己时候因为起来像女孩子,就在学校里被言语暴力,被排挤被欺负,让下跪,被威胁。家里总说不爱说话,但没人过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除了校园霸凌外,鹿道森还有更糟事情
他的家庭环境,尤其父母关系给鹿道森带来很大困扰。
鹿道森童年先是寄宿在亲戚家,终于父母回来了,但父母总是因为钱等事情各种争吵,而家人也总是强制他去做一些事情,这给鹿道森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另外,从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家庭经济拮据是鹿道森感到痛苦的另一大原因
总之,鹿道森是一个非常缺少家庭关的人
而这篇长文,无论网友还是鹿道森的朋友,看后都感觉到事情不妙,因为这很可能是鹿道森的遗书
鹿道森在文中强调,他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他不想去怪别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爱,不是伤害。
据悉,鹿道森,本名周鹏,是一位颇有才华的独立摄影师,贵州省贵阳人。
鹿道森布遗书后,人也失联了,他的朋友立即报警。随后,事发警方连夜出动搜寻,众多网友转发寻人。
“鹿道森发布的遗书,们是29日凌晨看到的。发布时间是11月28日晚上11点28分,而今年的11月28日是农历十月二十四,正好是他的生日。”周鹏的朋友介绍,当晚,很多朋友试图通过微信消息、拨打电话方式联系周鹏,但一直联系不上。
11月29日,警方通过调取监控发现,舟山朱家尖南沙的“情人岛”上的码头,是周鹏最后出现的地方,但并未发现其离岛的线索。
11月29日23:13分,舟山警方发布寻找鹿道森的警情通报
通报称,周鹏暂住杭州市区,于11月28日16时许进入朱家尖辖区,并于16时17分在朱家尖蜈蚣峙码头,独自乘坐一网约车至朱家尖东荷嘉园,后步行往小乌石塘方向,16时42分进入该路段一山间小路后消失
接警后,分局连夜部署相关警力开展查证搜寻工作,并一早动员组织社区干部蓝天救援队社会力量共同开展地毯式排摸与查找。
经大规模的调查访问,当地警方于11月29日傍晚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据当地一村民报案称,其于11月29日上午7时许在朱家尖牛泥塘山南侧海滩礁石上,发现一件灰色风衣,内有一部白色手机。经确认,该手机系周鹏的手机。
周鹏的好友“微澜”介绍,11月30日以来,舟山警方包括当地的特警仍在全天进行排查,还出动了警犬、无人机等,展开了地毯式反复搜索;舟山蓝天救援队配合警方全程参与全力搜救,慈善救援队也帮着亲友进行搜救。
“从11月29日一早到深夜,寻找鹿道森的群内,朋友们自发进行电话接龙、发消息接龙,一直未停,希望他如果开机看到的时候能感受到一些温暖。”周鹏的朋友告诉媒体,遗憾的是,直到警方找到他的手机时也没有开机。
除了朋友的关怀,家人因为周鹏失联急疯了。
据家人讲述,周鹏生日当天,妹妹和母亲先后通过微信送去了生日祝福,周鹏也有回应,虽然拒收了母亲发的生日祝福红包,但他说了一句“谢谢妈”。当晚10点半,周鹏的母亲给儿子打了微信语音电话,但没有接。
“到了舟山后,他的妹妹和妈妈一直在。”
11月30日,周鹏的好友梳理出其11月份的活动轨迹时间线,希望能对搜寻工作有所帮助。
时间线显示,11月22日、11月27日,周鹏曾两次寄行李回家。11月22日退租了房屋。11月28日傍晚,周鹏关机曾发信息给亲妹妹,透露把东西寄给了妹妹。事发前的11月25日,周鹏已在浙江舟山,并曾入住一家酒店。失联后的11月29日,警方找到了周鹏的灰色风衣和白色手机。
其实,看到被周鹏遗留的风衣和白色手机,很多人已经感觉到凶多吉少。
就在今天(12月1日)上午,周鹏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已不幸离世。通过现场勘查、法医鉴定,警方鉴定鹿道森身亡排除他杀
参与搜救的舟山蓝天救援对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天清晨出海的渔民在舟山朱家尖附近海域发现了周鹏的遗体,“收网的时候发现然后报了警。”
消息传出,无论是鹿道森的朋友还是亲人都十分难过。12月1日午间,周鹏的两位朋友在电话里难掩悲伤,表示最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
据参与搜救的志愿者介绍,鹿道森的家人已从贵州赶到失踪地。当地殡仪车已经进入现场。

鹿道森的朋友李先生介绍,鹿道森创作的摄影作品在圈内好评不断,但一直没能靠作品变现,还曾因经济条件受限被迫关闭了一家工作室。半年前,鹿道森了一个城市,到了浙江杭州,也没能实现将优秀作品变现的梦想,这一定程度上让他遭受了打击
从鹿道森的微博看,他曾发微博提到因为自己囊中羞涩,导致自己的很多作品的前期准备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
就在今年10月4日,鹿道森还发微博说“美好的事可不可以发生在我身上”。
鹿道森多次在微博表示自己情绪不好,提不起精神很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实际上,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不少朋友都对鹿道森较关心,也有聚会和业务交流。遗书中,鹿道森也表达了对朋友的感谢。他说:“感谢,我的朋友,多谢你们,在那么多个深夜里的陪伴……我总是在反复回想着一起快乐的时光,谢谢你们”。
只是,鹿道森还是没有扛过来。
鹿道森的离开发了多人的反思,家人对他缺少关爱,校园霸凌等都是造成悲剧的主因。
据悉,在鹿道森失联后,表姑陈士曾通过媒体向鹿道森喊话:“回来以后你就说一下你的想法,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没有一个人会怪你。”
陈女士一直跟鹿道森关系很近,她虽然是长辈,但和鹿道森年龄差距并不大,彼此交流也相对没有代沟。
她告诉记者,鹿道森在失踪之前从来没有对家人表现出任何征兆,“昨天他爸爸接到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还以为诈骗电话,让我去确认,我也是跟民警通话后才找到了他的微博。”
对于鹿道森在微博中表示的“原生家庭不幸福”,陈女士表示,在她看来,鹿道森其实生长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夫妻俩吵吵闹闹都很正常,他父母也没啥文化,但是关系其实还挺好。”
对于鹿道森在微博上表达的对于家庭的失望,陈女士表示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而鹿道森在学校受的委屈,此前家里谁都不知道,他也从来没说过。
他们家除了穷点,其实还挺好的。”在陈女士的表述中,鹿道森的爸爸是一名电焊工,目前在贵州老家工作,他妈妈为了补贴家用,一直在广州的厂子里打工。他还有一个妹妹,目前在读大学。虽然是贫穷的农村家庭,但是作为家里的男孩,鹿道森从小到大都颇为受宠,“大学毕业后他要创业,他爸爸还去贷款给他开摄影工作室。我们是个大家庭,平时也挺和睦的,他家就在我家旁边,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挺开朗的一个人。”
对于鹿道森所说的“留守儿童”, 陈女士表示确认,“他是他奶奶带大的。农村人不都这样吗,夫妻俩出去打工,孩子老人带。这孩子平时也挺好,每次回来都会看望家里的老人。”
陈女士告诉记者,得知鹿道森失踪的消息后,他妈妈就一直在哭。
不仅如此,陈女士还表示,鹿道森一直都是家里的希望。“他爷爷很早就过世了。奶奶一个人拉扯大了6个孩子,当时他父亲成绩很好,但是因为没钱读书,很早就辍学打工了。”
陈女士说,鹿道森读完了大学,又自己开工作室,在村里也属于很争气的孩子。“其实家庭除了穷点,一切都很和睦。他留下这样一封信,让他父母觉得责任在自己。”
这或许就是问题所在,父母觉得自己很爱孩子,但是孩子却没有丝毫感受到,家人和鹿道森之间缺乏有效沟通。
另外,父母自认为的小吵闹却能给孩子带来严重负面影响,而父母自认为的“宠爱”有时候会让孩子背上千斤压力。父母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影响着子女
此事也提醒着广大父母,在忙着赚钱的同时,也要时刻关心孩子的身心健康
最后,愿鹿道森来生如所愿,一路走好。

未经旺旺屋正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目录[+]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